IGAG Malaysia

【地球盟友】【柯博拉Cobra】2014年12月23日Rob Potter訪談

Rob – 大家聖誕快樂。歡迎收聽新一期的光的勝利電台節目。我是主持人Rob Potter。這次是一期關於柯博拉的特別採訪,由於技術原因有一點兒延遲。一如以往,我們的Rique Seeraphico將會花上寶貴的時間來調制柯博拉的聲音,以便更好更容易地聽清柯博拉的訪問。我們會有一些非常好的消息更新。昨天我們才看到柯博拉關於門戶激活的最新消息。我們將討論此次門戶激活。首先,我們非常高興能歡迎你的到來,柯博拉。非常感謝你能來到此。
 
Cobra – 謝謝你的邀請。
 
Rob – 是的,在當前世界,有很多令人驚訝的事情正在發生著。我會將關於埃及的一些興奮話題留到最後,我們先來談談一些比較世俗的事情,從比較沉重的話題開始,然後慢慢進入到輕鬆的話題。今天,我們看到了很多轉變。道瓊斯S&P指數上今天攀上了18000點,這宣示著牛市的到來以及經濟復蘇。目前也有一些關於俄羅斯貨幣操縱的預言。如果你願意,我想讓你來談談目前迷霧重重的狀況。人們想知道的是:石油價格下跌到底是來自正面勢力的操縱,還是負面勢力操縱的結果,或者這僅僅只是正常的商業行為。我們可以期待一些事情呢?
 
Cobra – 基本上,這是陰謀集團所操縱的,因為他們想影響俄羅斯。他們想讓俄羅斯跪地求饒,但這不會有用。
 
Rob – 是的。我一直在關注過普京和奧巴馬的國情咨文。在世界範圍內,我相信真理,相信自由和正義,我並不真正世俗。我願意相信,美國人可以領導出一條通往偉大與繁榮的道路。但關於總統被操縱,我相信是陰謀集團控制的腦控植入程序,透過這種方式,我在想這條道路的到來是不可能的。下一個有關當前世界局勢的問題是:很多人都在談論你在博客中所提到的布什/克林頓犯罪家族集團,可能會在”事件”之前被打掉。現在你相信這會有可能嗎?
 
Cobra – 是的。正如我在報告中所說,在門戶打開之後,這是新出現的一種可能選項。之前是非常不可能的,但現在有如此多的光來到這裡,以至於耶穌會及羅斯柴爾德能生存下來的唯一選項就是拋棄光明會,這恰恰就是目前你在大眾媒體上所看見的事情。因此,是的,那是一種選項。
 
Rob –關於“採訪”( 刺殺金正恩)這部電影的審查,被鬧地沸沸揚揚。實際上有證據顯示,Tom Hennighan透過喬治.索羅斯給了朝鮮最高統治者幾百萬美元,正試圖製造某種衝突,基本上這是一次對人類的洗腦陰謀集團的影響力相當大,直接牽涉到大眾媒體和電影,不是嗎?
 
 
Cobra – 是的,這是一個過時的故事。基本上,大眾媒體從其誕生開始就遭到陰謀集團的控制。
 
Rob – 我也想特別地問一下關於埃及冥想的情況,想深入地談一談。2012年的時候我們在那裡,當時在塔希爾廣場上還有一些緊張的政治局勢,在之前及之後都有很多事情發生了。我們一直聽聞到那裡所發生的各種各樣的情況。但你能否告訴,普通民眾普遍感受是什麼呢?我知道,那時當我們在吉薩那邊的時候,並沒有太多感覺。在門戶激活的時候,穆斯林兄弟會的人在背後看著我們,有很多其它組織在那裡也有其它活動。當然,我們所報道的炸彈恐嚇也是很重要。但我想說的是,2012年時我們在吉薩的時候並沒有那種普遍的緊張氣氛。今年的埃及是怎麼樣的呢,在市中心發生了什麼呢?
 
Cobra – 實際上,緊張氣氛被平息了。人們仍然非常激動,但這更多地是與普通的生活經歷有關,並沒有太多的政治緊張。但那更多是關於生存鬥爭這樣沒有解決的問題,因為我們仍然還在這個星球上,其基本環境並沒有太大的改變。
 
 
Rob – 是的,一些人已經提到埃及總統,我想他有猶太方面的聯繫,人們感覺到他是一位有陰謀集團傾向的成員。你對此有什麼評論嗎?
 
Cobra – 我並不贊同。埃及的形勢在很多都比其他國家好。因為埃及已嘗試盡可能地與陰謀集團切割。
 
 
Rob – 好的, 現在我想問你一下, 你能否講講關於門戶激活的情況呢?你們這群人有去了塞加拉嗎?並在那裡的啟蒙之地進行了激活冥想?
 
Cobra – 沒有。實際上, 我們是在吉薩高原進行了冥想激活,但抵抗運動在同一時間派出一支特別小組去了塞加拉。
 
Rob – 非常好, 很棒, 能知道這些真的很好。你也提到過, 總共144000名地下抵抗運動成員以及阿加森成員參與了,或者還有一些銀河聯盟成員部分參與了。
 
Cobra – 主要是抵抗運動成員及阿加森網絡。
 
Rob – 因此,大部分人都來自X行星,他們緊急地來到此,就是努力地解放這顆星球,是嗎?
 
Cobra – 是的,在抵抗運動來到之前,阿加森網絡的成員就一直在努力,現在是兩個組織的合併,但也有之前沒有參與的其他正面組織來加入。
 
 
Rob – 好的,關於此次激活冥想,你能否再多評論一些?再多分享給大家一些,比如你們去哪裡做的,做了些什麼,讓人們能了解到大致情況。
 
Cobra – 基本上,冥想指導已經在博客上公布出來了,人們都可以看到。實際上,此次激活冥想本身就是一次非常緊張的事件。它需要我們所有人都致力於完全的風險,進行全神貫注的投入,集中我們所有的能量,因為這次門戶激活是巨大的。能量是非常非常強烈的。我很高興,我們已經設法進入到了突破階段。關於此次突破階段,我會在將來再多說一些。簡單的說,我們不僅僅只是等待事物的發生,我們不再對當前的狀況縮手縮腳了,我們會積極地準備這次突破。你們會在幾天之後看到已經產生的結果。一些事情正在發生,這是之前一直都沒有發生的。
 
Rob – 是的,我也能感覺到能量的轉變已經非常強烈了。在光之工作者團體中,一直都有很多分歧及其它各種問題。在這裡,我不會指名道姓的說出來。人們僅僅只是(情緒)的反應,誤解,以及對所期望的事情誇大說辭。在一定的光之工作者群體之間,都有著不少緊張關係。他們內部都一直經歷著很多爭吵和內哄。當他們看到這些來自不同地方的光工們,過去可能都一直一起工作著,然後突然又離開了,你可以建議做點什麼嗎?有些人可能想要光工們否定一些訊息。如果這些人一直在爭吵不休,這就不可能是真實的光工團體。但情況並非始終如此,不是嗎? 
 
 
Cobra – 好的,基本上是因為人們正受到執政官網絡的觸發。1.不要投入進這些戲劇性情節 。2.原諒,原諒,原諒。不要牽涉進任何類型的評判,因為這是不會有任何成效的。這是一個時機去聯合我們的力量,而不是分離它們。正如過去已經說過很多次,我會再說一次,任何牽涉進解放進程的人們,請不要相互評判,要團結我們的力量。這是此時我們所需要做的。
 
Rob – 非常好。我也有另外一個問題。你提到了在等離子網絡方面有一個突破。我從一個消息來源聽說到,我並不確定此消息的真實性。但我被告知,揚升大師基督在離開勝利者1號太空船之前,向那裡的理事會做出了一個聲明,他說:”從空中消失(Be gone from the air)”(注:不知道什麼意思)。有報告說,那裡的情況很緊張,我正感覺到疑惑,感覺很神秘,可能是真的或不是真的,我並不確定。關於此,我也不會做出明確的陳述…但你提到了針對等離子網絡有了一個突破。你能否分享一下關於標量場的一些訊息,它也是與化學凝結尾項目相關的。
 
Cobra – 是的,關於化學凝結尾項目,其中的一個目的就是,在大氣中創造一種媒介物,它可以更加有效地引導等離子標量波,以維持整個地球帷幕。迄今為止,光明勢力已經採取了一定的行動,並有效地移除了其中的一大部分。這並不會影響到飛機所噴灑的化學凝結尾,但它確實會影響到等離子波,並且許多等離子體發生器已經被移除了。
 
 
Rob – 非常好。這是我想聽到的,也是過去一直思考的。這會不會引發來自乙太層及星光層寄生體的更多敵對行動呢?好像可以確定的是,當它假定要發生的時候,那麼它就會產生,似乎有很多不同的能量穿過人們的體內。我也正注意到,在很多關於人際關係的報告中,有許多來自緊張壓力的意圖想法浮出表面。
 
Cobra – 是的,實際上有兩件事情正在發生著。1.非物質層存有的反應,2.實體占據問題(寄生體植入問題)因為在這顆星球上有許多人,尤其是那些有潛質成為光的人,他們在過去已經遭受到寄生體的巨大攻擊,那些實體(寄生體)透過等離子網絡被放置於適當的位置,並在那些地方維持著。現在,這個等離子網絡正慢慢地被移除,那些實體正變得非常活躍,並干擾著人們的生活。那些過去很平靜的人正開始突然變得發瘋,行為反常,這是因為這些實體正在被觸發起來。
 
Rob – 嗯,是的,很有道理。它們會去到那些傳播真相的人們那裡(Cobra-是的)。關於此,我最近也遇到了這樣的一些問題。好的,現在我們來談談一些事情:人們對納米科技很好奇,你之前也提到過。現在我們有許多新的聽眾在跟隨著我。我們分享的訊息就是你所分享的,很多人都在分享,並正喚醒普通民眾,因此我們有許多新人會看到我們的訊息。他們不總是有時間又從頭開始回顧你之前所說的,你能否再給我們分享一下關於納米技術的訊息。一些人稱之為智能灰塵,或者諸如此類的先進科技。一些人非常好奇。這些技術會不會導致呆滯遲鈍,它們能不能被清除,或者說,它們仍然在某些人的身上發揮著作用?現在,正在發生著什麼?
 
 
Cobra – 這種技術的大部分都已經被移除了,它不再是一個大的威脅,或者說不再是一個大問題了。
 
Rob –是的, 但仍然有一些影響在繼續。
 
Cobra – 它對一些方面的影響仍然存在著,但不需要再擔心。有其它的一些因素,其影響比這個還嚴重得多。
 
Rob – 是的。我通常不會做個人的健康咨詢,或此類事情,但我想這個可能是與能量有關,我將真正很快地闡述一下。在之前,我有讓你了解過這個案例,因為故事有點長,所以你也可能理解到這個案例。有一位女士,每天只能睡一個小時。她的一位朋友真正非常擔心,並問到,我們能為這個人做點什麼?她僅僅只睡一個小時。你有沒有什麼建議可以給她?她似乎無法進入到所需的深度睡眠之中。我們不是想讓你進行診斷,但一般而言,如果有人睡眠存在困難,你有什麼建議呢?
 
Cobra – 好的,一種可能的暗示是,壓力太大了。如果一個人壓力過大,那麼他就可能無法足夠地放松,並獲得睡眠。另一種可能是,來自標量網絡或者非物質實體的干擾。我會建議走進大自然,在自然環境中住上幾天,在自然環境中入睡,可以遠離現實生活的電磁污染。
 
 
Rob – 是的,那是一個很好的建議,非常好,我很喜歡。因為如果身體無法真正地脫離電子環境的話,人們總是會被這些電磁所強制干擾,然後會醒過來。這裡有另外一個問題。我們知道,星光層可能是這個問題的普通回答,但人們還是想知道,當我們睡著的時候到底去哪裡了。
 
Cobra – 很明顯,物理身體會待在其原來的地方,但你帶著乙太身體一道離開了物理身體,有時候你們也會以星光體來探索你們的周圍,因此這取決於你們的意識水平以及睡眠的深度。你們意識的焦點會從物理身體轉移到更高層面的非物質身體,當然,當你們醒來的時候,你們又回到了物質身體當中。
 
 
Rob – 因此,你的意識實際上可以從你所在的環境擴展至行星之外,在那個情況下會有各種各樣的可能性。那裡會有很多不同的地方可以去。
 
Cobra – 這是有可能的,如果你的意識水平足夠高的話,如果你能夠穿透這個帷幕,並從編程中脫離的話,你就可以辦得到。
 
Rob – 好的,這是一個很好的說明。這裡有另外一個問題,人們真得想再次聽到更詳細的描述。這個問題是,當我們死亡之後,會去哪裡呢?我們知道身體會化作塵埃,而我們有著各種各樣的其它形態的身體(比如乙太體,星光體)。我們是否會剝去所有身體,然後在一定的層面上進入到我們的靈魂體之中呢?你能否解釋一下呢?我們之前已經探討過了,但我還是不斷地收到人們的提問。你能否再解釋一下,這個過程是怎樣的呢? 
 
 
Cobra – 好的,這是一個漸進過程。當我們死之後,我們會來到一個超維門口(前方是一條走道),我們及我們的意識會一起離開物理的身體,然後穿過這條走道,實際上這條走道就是電漿層。如果我們不想待在電漿層,那麼就會向前行進,朝向乙太層面。在那裡,我們會待在那裡一段時間,釋放一些我們的個性,我們的信仰體系,我們的做事模式,然後繼續前往,直到星光層面。
 
所以在我們死亡之後,我們傾向於在星光層面花上大部分的時間,有一些靈性覺知足夠的人,會繼續朝心智層面前行,然後會在更高的心智層面待上一段時間,在那裡他們與自己的靈魂進行持續的連接,與他們內在的更高存在進行持續的連接。他們會再次接收到轉世的衝動。這股衝動可能來自於他自己內在的驅動,去要求轉世,或者可能來自於帷幕,來自於執政官網絡。
 
Rob – 如果他們跟隨著這股衝動而下來的的話,他們是來自更高的心智層嗎?他們是不是必須要簽訂靈魂協議,或者說簽訂靈魂協議只是一種選擇,他們下來就可以前去轉世呢?順便說一下,協議的內容是什麼?協議內容會不會是這樣(執政官操縱):好的,這就是你下一世的情況,你想要獲得這種經歷?你會處於這裡的現實層面上,你會被我們的控制網絡所拴著。你將會進入,你知道你將會被放置植入物,你同不同意?是這樣的一個過程嗎?
 
Cobra – 這是一種非常復雜的情況。首先,你會有一些沒有解決的個性問題,這很容易會把你拉回現實層面。你與某些人會有一些沒解決的狀況,那麼你想再下去現實世界去解決它們。然後你本身也有著更高層面的任務,而且你還受到執政官的操縱,除此之外,你還有各種各樣的所謂靈性導師的影響,但實際上他們並不是靈性導師,他們正給你們一定的建議,這些建議可能符合,也可能不符合你們的最高利益。所有這些種種因素結合在一起,又加上執政官標量技術,共同決定了你的轉世道路。
 
Rob – 好的,因此在那裡你會有一種衝動或者說驅動力,在生命中,無論你可以收集什麼或者專注於什麼,你都會被吸引到某種境況下去創造些什麼。我們不會稱之為業力,而稱之為顯化法則,此法則被用來確保去尋求平衡。後來,我們又有了執政官網絡,其正試圖破壞一切。接著,我們又獲得了更高層面的正面影響。因此,在你們的整個轉世過程中,都一直會遭受到這些影響,你們要試圖描繪出這樣的畫面,你們是一位光之存有,你們正穿越(進行轉世)….在轉世過程中,你們會不會與其他方面有一種特別溝通呢?讓我們稱這些方面為靈性個性,他們會在你們的轉世過程中出現。或者說你們只是盤旋在地球上方,然後你們被吸引到一位懷孕的婦女,你知道你將會進入到她的體內,然後你就進去了。我想知道,轉世協議會是什麼?我們將會轉世到哪裡呢?關於什麼時候轉世進入到體內,你能否給出一些解釋?那是什麼樣的過程?你實際上是否會同意這一切嗎?或者說,一旦你準備轉世回來,(上面說的)這些影響力才開始將你引入到體內?這就是我們的問題。
 
Cobra – 好的。在某種程度上,你確實贊同這些說法。你自身的一部分你想要轉世,但做出決定通常會遭受到執政官的操縱。你可能會被給予一定的選項。那些選項可能符合,也可能不符合你的最高利益。在你的周圍會有一些靈性導師。那些靈性導師或許是光之存有,但他們自身也可能被操縱了。即使他們可能在那裡正在做好事。
 
這要依據具體的情況。你所看到的這份你簽署的協議,實際上是你內在方向的反映,因此你決定不進行轉世,沒有什麼可以強迫你進行轉世的。但如果你在現實世界上還有一些未解決的問題,當然執政官可以透過這點來加以利用,並強迫你進行轉世回地球,因為你有未解決的問題。或者說,當你還有一個更高層面的任務而需要轉世完成,那麼你也可以依照自己的更高自由意志來選擇轉世。但即便那樣,執政官也會試圖盡可能地決定你所轉世的環境。
 
Rob – 是的,在整個過程中都在騷擾你(Cobra 是的)。謝謝你。這裡有另一個問題,有人問,他們一直在嘗試撤回他們的靈魂協議。一些人一直在談論這個問題,而有一個人非常堅定地寫下來,並宣布他們的協議無效,並開始發起正面的改變。但他們真實地感覺到,他們所宣布的轉變並沒有被尊重(沒有發生)。你能否解釋一下?如果我們撤回一份協議,並宣布它無效,然後寫下來,那為何這些協議中的一些方面仍然會繼續在我們的現實生活中扮演著角色,在我們的覺知觀念中出現呢?
 
Cobra – 這是因為我們會有很多次轉世,在很多次轉世中我們都簽訂許多靈魂協議,其中的一些協議仍然有效。你不得不完全地取消所有協議,這並不是容易的事。不要放棄,繼續宣布它們無效,清理它們,這樣你就會感覺到對這些影響力的牽掛越來越少。
 
Rob – 好的,這裡有另一個比較小的普遍問題。你能否對抵抗運動在為”事件”推進的清理過程給出評論呢?你有提到,我們在此已經完成了一些轉變。我們仍然需要在地球表面有一個臨界人數。但是,隨著部分等離子網絡的拆除,這會不會是永久性的呢?陰謀集團會重建起來嗎?
 
 
Cobra – 他們已經沒有足夠的資源來重建這個網絡。這個標量網絡需要在”事件”發生之前被完全徹底地移除,或者我會說,最好在”事件”前將其移除。另外,奇美拉組織及他們的外星技術,包括各種炸彈等這類東西,至今還沒有完全地被清理掉,這些絕對要在”事件”發生之前被完成。
 
 
Rob – 是的,這個等離子標量場網絡的移除,是在物質層面上進行的嗎?還是抵抗運動在乙太層面進行的,或者可能是人類軍方成員無法觸及的低級的星光層?
 
Cobra – 等離子標量場網絡是在物質層面上。等離子發生器是在物質層面,它們是在物理層面被移除的。
 
Rob – 噢,這是非常好的消息。因此,我正想知道,他們仍然還有其它科技嗎?
 
Cobra – 在周圍他們還有相當多的科技。我會說,其中主要的一些技術就是各種各樣的外星夸克炸彈以及標量等離子網絡。
 
 
Rob – 是不是仍然還有一些物質層面的武器存在著?或者是它們可能存在一些更高的維度之中?
 
Cobra – 我不會在這個話題上談及任何細節。現在這個仍然是一個相當敏感的問題。
 
Rob – 好的。我收到人們的很多提問,想要知道這個世界的最新情況,還有門戶激活的情況,並且祝賀你們。我知道當情況變得緊張的時候會是如何,你們正試圖讓其發生。關於此,最後的一個問題是,你們是不是在其中的一個密室(chamber)中冥想激活的呢?
 
 
Cobra – 我們並沒有進入到密室之中。我們是在吉薩高原的一些其它地方進行冥想的。
 
Rob – 非常好。這裡我有另外一個問題,僅僅是一個普通問題。我們將要詳細談談這些方面。你能否為我們解釋一下神話故事裡關於狄安娜(Diana),路西法拉(Lucifera),阿施塔特(Ashtoreth)以及愛希斯(Isis)之間的關係呢?
 
Cobra  基本上,狄安娜(Diana)和路西法拉(Lucifera)是金星的代號,上升的金星,早晨的金星。它是女神名字中的一個。阿施塔特實際上是阿斯塔拉名字(阿斯塔拉是阿斯塔的雙生靈魂)中的一個。阿斯塔拉是後亞特蘭蒂斯時期女神中的一個,它可能被命名於各種各樣的名字。愛希斯是其中的一個。這與人們所理解或者崇拜的路西法沒有任何關係,路西法有時候會被人們所提到。僅僅是在基督教崇拜被創建之後,陰謀集團或者執政官決定醜化所有女神的象徵符號。數字666實際上是被用作一種女神的象徵符號(注:基督教認為666是魔鬼數字)。五角星形是一種女神的象徵符號,陰謀集團已經濫用所有那些象徵符號,因為他們想要阻止人們去接觸女神能量。
 
Rob – 是的,這種自然顯化總是可以被看作純潔的,也可以在任何時候被人為顛倒。另一個基本問題是關於我們所談論的女神崇拜。你在之前提到過,我們談論過神廟。女神崇拜實際上是將女性和男性的平衡帶回來。透過神廟或者諸如藝術博物館,人們可以走進去並享受體會其本質。你在之前已經描述過的。關於古老的女神,我想問你一下,你說過她們實際上曾經在這裡存在過。在那段時間裡,有不同的種族在這顆行星上存在過。在亞特蘭蒂斯時代,各種存有,不同的外星種族曾經人類進行過混合,是這樣嗎?
 
Cobra – 是的,沒錯。我僅僅願意解釋一下某種事情。我們所談論的並不是宗教所描述的那樣,去崇拜一個女神。我們所談論的是與造物的清晰、健康、美麗的女性面向而建立的內在連接。所以,我們不會談及男女祭司,神廟或教堂的陳舊系統。我們正談論的是內在連接,它可以作為美麗的建築而顯化於外界,這些建築可以作為行星光之網格的錨定點而錨定能量。
 
Rob – 是的,在那個時代,有著各種各樣的外星種族,基本上會存在著不同的外形,不同的大小,不同的膚色,以及不同的顯性基因遺傳,在我們中間,存在著一些具有高度靈性本質的存有,他們散發出一種巨大的臨在,人們能享受與這些存有的臨在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這麼說準確嗎?(Cobra:是的)因而,這些想法基本上說,他們是偉大的靈性老師。他們並不尋求個人崇拜,然而借助於他們的覺知和知識,他們散發出了一種平靜與平和,幫助其他人在內在層面建立起一種與源頭更直接的連接,你同意嗎?(C:是的)我在想,可能是那些執政官網絡中的祭司們,利用了外星種族與地球人類之間的這段歷史關係,截取了其中的一些歷史記錄,並操縱篡改其成為某種更高的個人崇拜。這並不好,這些祭司操縱了民眾的觀點,透過宣稱自己為中間人,而將自己當成為神的語言的全新解讀者,是這樣嗎?
 
Cobra – 是的,正確。 
 
 
Rob – 好的,謝謝。有一些人談到了北京。他們說,北京有太多的霧霾,很長時間都沒有像這樣發生過,但這好像是突然出現的。關於此,你是否知道點什麼呢?在中國,有什麼事情正在發生嗎?
 
Cobra – 我會說,那裡仍然沒有太多的改善。
 
Rob – 好的,另外,中國在近地軌道也進行了一些太空探索。他們說,中國在最近幾年已經到達了月球。關於太空計劃,銀河聯盟和中國政府有沒有什麼合作呢?是正面的還是負面的呢?我在猜。
 
Cobra – 在一定方面有一些正面合作,但在這顆行星上到處都有,奇美拉組織在每一個國家的軍隊裡都有人,包括中國。這也就是為什麼你不會在中國的大眾媒體上聽到過有正面的合作關係。
 
 
Rob – 有人問到另外一個問題:顯然存在著一個計劃,我知道這是建立世界新秩序所經歷不穩定過程的一部分,它允許大量的移民流入到第一世界國家,基本上會在民眾之間製造緊張,因為那些進來的移民會接受到福利,從而造成了民眾之間的緊張壓力。許多本地人會受到種族偏見及社會經濟壓力的影響,從而對這些移民產生了偏見。這是一種被操縱的行為,對嗎?(C:是的)。在”事件”發生之時,在我們打敗陰謀集團之後,這些人將會擁有自由意志,去做他們想做的事。
 
Cobra – 嗯…你問的是哪些人?
 
Rob – 那些來自其他國家的移民。他們是衝著經濟發展而來。他們將能回家嗎?
 
Cobra – 是的,當然。到那時,這種情況會比現在完全地不同。所有那些人為製造的國家邊界,都會被溶解消除,人們將開始明白來龍去脈。
 
 
Rob – 好的。這裡有另外一個問題。請解釋一下,是什麼引起了同性戀這種行為?這種行為是一種黑暗能量的行為,還是光明能量的行為?
 
Cobra – 在大部分情況下,同性戀是執政官對性能量操控的結果,因為當性能量受到損傷的時候,或者當它不能以健康的男性或女性關係來表達出來的時候,它就可能以這種方式來表達,但也不全然是這樣。也有可能的是,兩個同性存有之間存在著一種靈魂連接,這也可以以一種性關係來表達。在此問題上,有很多因素在同時影響。
 
Rob – 好的,也就是說,不一定是光明或者黑暗能量的問題,它有其自身的原因,我們在此問題上不用評判。(C:是的)。好的,有人問到了透特(Thoth)的綠寶石板和赫爾墨斯(Hermes)的綠寶石板。這兩個是同一種東西嗎?(C:是的)你是否會相信,多瑞爾(Doreal)對那些石板的翻譯是最準確的嗎?
 
 
Cobra – 是的,我會說,那個翻譯我覺得非常好。我想這是現在我所能看到的最好翻譯。
 
 
Rob – 謝謝,我也同意這一觀點。你也談到過阿曼堤大廳(Hall of Amenti)。這實際上是在地球內部洞穴中很深的一個地方,是這樣嗎?內部的維度門戶。
 
Cobra – 實際上,它是位於埃及沙漠下面的一個真實地點。是一個真實存在的啟蒙中心,至今一直都未被發現。
 
Rob – 是的,你能否大致告訴一下,在很近的未來,我們會在吉薩高原下面發現UFO,其金字塔的深度大概會是多少?僅僅就告訴我們一點點,因為有人想知道這方面的訊息。我自己也對這個深度很好奇。
 
Cobra – 大約30-100米的深度,也就是100-300英尺。
 
 
Rob – 是的,我記起來了,在埃及的時候你提到過。你能否談一下教皇方濟在梵蒂岡所發生的事情中所扮演的角色?他仍然是一名耶穌會的傀儡嗎?還是同時扮演著正反兩面的角色?
 
Cobra – 他想把自己描繪成一位好人,因為耶穌會有一個劫持金融重置過程的計劃,想將他們自身裝扮成為人類的救世主,以便在”事件”發生時生存下來。這就是為何他正在做著一些小的慈善行動。如果他真得很真誠,天主教會在南美有著數萬億美元的土地,因此天主教可以立即結束這個行星上的貧困狀況。如果他真的想成為一名偉大的好人的話,他可以發起這個轉變。 
 
 
Rob – 是的,這個主意不錯。這裡有一些很匆忙的問題。人類的人口正在增長。這些多的靈魂到底來自哪裡?是不是有新的靈魂被創造出來呢?是年輕的靈魂嗎,還是說在某種情況下允許更多的靈魂在此時來到這裡?他們總是一直在等待嗎?在兩次轉世之間,我們一直要等更長的時間嗎?為什麼這裡會有如此多的靈魂,他們到底來自哪裡呢?
 
Cobra – 在星光層面上,有許多靈魂正在等待轉世。人口的增長只是因為實體世界的文明在發展,會允許較多的人可以生存。如果說有什麼衝動讓更多的人選擇了轉世,那只是因為當前的這個特殊時期,他們想要出現在這個物質層面上,因為這裡是最多戲劇可以上演的地方。
 
Rob – 好的,因此這些存有全都處於地球隔離的過程中,那麼以往我們都是要輪流轉世的,是嗎?
 
Cobra – 不。實際上人們之所以轉世,是因為對他們來說到了合時的時間,或者說有著某種強烈的衝動去轉世。是的,一些人必須等待很長的一段時間轉世,因為在物質層面沒有太多的選擇去轉世。
 
Rob – 好的。如果所有的人都有著同樣的衝動,我在想,那些具有最強衝動的人會被允許首先轉世。人們想要來到物質層面,但沒有足夠多的載體或者嬰兒來滿足轉世。在某種程度上來說,人口爆炸是一個正面的事情。它允許很多人在物質層面上進行體驗(Cobra:是的)。好的,有人想知道,黎巴嫩作為一個國家,在清理中東能量方面的重要性,你是否可以給出一些見解?特別是巴貝克這個古羅馬城市,其作為一個門戶所發揮的作用。
 
Cobra – 是的,它是眾多門戶中的一個。它需要被清理,有著巨大的潛力成為光。在那裡,有一些事情發生過,不是什麼好事,需要被清理。
 
Rob – 好的,其實,問這個問題的人應該加入到“準備轉變”實體聚會小組,在那裡做一些正面的祈禱,也可以參加每周日的全球解放冥想。在那裡,我們可以看到有一些工作正在進行著。這裡有另外一個問題,有一些人對聖殿騎士,共濟會以及陰謀集團的皇室很好奇。似乎愛希斯(Isis)是他們的女神。關於聖殿騎士的當前狀況是什麼樣的?在聖殿騎士團中,有一個光明組織,也有一個陰謀集團光明會導向的組織在裡面仍然工作著,是嗎?
 
Cobra – 是的。實際上,我們有正面和負面的聖殿騎士團。光明會的問題在於,他們的派系是智慧與瘋癲的混合。他們確實理解一定的事物,他們把這些完全與他們的情緒及心理不穩定給混合在了一起。這是非常危險的結合。這也是為什麼這個行星的狀況正如現在這樣。
 
Rob – 是的,關於拿戈瑪第法典手稿,Frank Strange博士提到過,這份手稿掩蓋了一些東西。你認為這些手稿所說的準確嗎?
 
Cobra – 是的。實際上,在公元四世紀執政官入侵並摧毀大部分神秘學校之前,拿戈瑪第法典就是最好智慧碎片中的一部分。
 
Rob – 很好。Valiant Thor和Frank Strange博士將會很高興聽到此。實際上,我有一個有趣的見聞,這要回到我讀過的你的一篇訊息。你提到過:你們將會非常驚訝,聖經裡所說的實際上並非真實地發生過,這些錯誤訊息隨後都會被清理。我非常好奇。Frank博士曾在一艘飛船上看到過一些歷史硬幣,他很高興看到基督,看到了最後的晚餐(圖畫)。他說只有五個門徒出席了最後的晚餐,在最後晚餐的時候,有幾百位婦女是處於核心門徒群裡(注: 基督允許了很多女性門徒的加入)。你能否評論一下?
 
Cobra – 我不會深究細節。是的,我會說,大部分在聖經裡所描述的事件,並沒有照其所描述的那樣發生。特別是關於女性的存在,有很多這方面的內容審查,在福音書裡有很多已被刪改。
 
Rob – 是的,我有了更多明白。自從我提出這個問題,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你總是以略微不同的方式來回答,即使是重復,但也有著啟蒙作用。你能否談談路西法,他是真實存在的嗎?他是被隔離在地球上嗎?這個存有現在的情況如何?他與奇美拉這個敵對組織有怎樣的關係呢?
 
Cobra – 好的,這個存有在很多年前已經被光明勢力捉住了,並且他已經轉投光明,現在正在幫助光明勢力。
 
Rob – 噢,這是有趣的消息。實際上與Dr.Bell所說的一致,他也是這麼提到過,所以很有趣能聽到你能再次這麼去說。人們想了解他們的夢境,最近我也一直接收到過很多這類的夢。他們一直想知道:他們是處於夢境之中?還是說他們正在被攻擊?一些人正感到一些正面事物。最近我聽到過,也收到了兩三封郵件會這樣說,人們一直感覺睡眠不寧。我也有點好奇。他們想知道,所做的夢有沒有被操縱?這些夢境是不是在釋放舊的靈魂合約?清理有在進行嗎?在做夢的時候發生了什麼?我們正在被操縱嗎?做夢是不是一個自然過程,並沒有被好人或者壞人所真正干涉?
 
 
Cobra – 夢境是受到操縱的,因為在星光層的執政官,尤其是在乙太層的執政官,是有技術影響到夢境狀態的。這些技術還沒有完全被清理掉,但這個過程一直在進行著。因此,這是兩方面結合影響的結果。
 
Rob – 是的,我一直看到有許多新的外星人照片從George Filer以及其他各種人那裡冒出來。我們也看到了很多真正獨特的會變形的飛船,它們看上去似乎已經超越了物質,有點像處於某種能量形態。我在想,目前正在發生的,不斷增長的目擊事件,是要讓人們準備好最終真實的物理飛船的降落出現,並發布正式的公告,宣告我們是朋友和鄰居,外星人來此是要幫助我們的。許多人在想,這是來自負面外星人對地球的占領,還是說是來幫助我們的,像這樣所有不同的想法。我在想,現在有許多能量正在轉變之中,是我們無法想像的。柯博拉,你是否會同意,這些飛船正進入大氣層,並利用他們的超維技術,從而在多維層面上,基於全息嵌入來操縱頻率,從而幫助清理並穩定民眾的情緒。這是當前正在發生的事情嗎?
 
Cobra – 是的,這些也在進行之中。
 
Rob – 關於此,關於這些各種不同的飛船,你能否再多分享一點?他們肯定是在那裡。光會發生改變,並變形成為不同的飛船,對此你可以多談論一些嗎?
 
 
Cobra – 好的,在行星周圍,有很多飛船正在執行著很多任務。首先,他們任務的目的就是要穩定住地殼構造板塊,其次,要穩定住乙太能量網格。他們在這裡進行任務有相當一段時間了。實際上,在整個人類歷史長河裡,他們都在這裡。這並沒有什麼新鮮的。他們在此是真正地要為人類在此次轉變過程中存活下來。沒有他們的幫助,這顆行星已經被毀滅了很多次了。
 
Rob – 好的。這裡有一個好問題。上次你提到過巨石陣,那是什麼?人們真正想知道關於巨石陣能量動態的細節。它與哪顆恆星對齊?在整個星球上,它是否向四面八方都在傳播著恆星能量?它有沒有收集並聚集地球的能量,並將此能量向外快速傳播?在哪裡是否會有圖表,用於比較細節地描述巨石陣的能量呢,你可以推薦一下嗎?你有了解到,它是否與恆星或恆星系進行特別地關聯呢?
 
Cobra – 巨石陣是建立在行星網格上的一個漩渦點,它主要是與昴宿星系進行連接。它是一個昴宿星團的嵌入門戶。如果你去到那裡,行走在巨石中間,你將會感受到非常強烈的昴宿星能量。它是這個行星上最為強大的昴宿星漩渦點之一。
 
Rob – 很有趣。如果你真要去的話,以研究的名義,或者是為體驗能量而去的人們提供知識的名義,到那裡就可以了。我的意思是,他們是想要仔細分析那裡感覺最好的能量。關於此,有哪些機理解釋或者能量漩渦理論,他們可以看看而能理解的呢?
 
Cobra – 我要查一下,但在網上有一些與此相關的資料,是非常有趣的。
 
Rob – 是的。關於此,每個人都可以發表很多不同的意見和想法。另外,我們總是收到關於人類吃其他動物肉的問題。吃肉是否健康呢?
 
Cobra – 人類的身體,在其達到一定的振動頻率之前,確實需要一定量的肉類。如果你的身體需要肉,就不要強迫自己停止吃肉。但會有一個時間點,你就會自發地釋放掉那些肉類,也就不再需要它們。
 
Rob – 是的,這會是很正面的總結。沒有人會願意被迫做任何事。這種轉變會自然而然地從振動頻率的改變而來,會從意識到不同方面的事情將要發生而來。這種轉變的到來會產生於每個人的內在。人們想知道,這裡有一個有趣的問題,一個很深奧的形而上學的問題。我會公開探討這些問題,我想讓你來回答它們。你能否告訴我們更多關於合一方面的訊息嗎?合一是如何顯現的,合一是在哪裡?
 
Cobra – 合一沒有顯現過。合一過去是,現在是,將來也一直是。它不在任何地方。合一定義了位置坐標系統。在同一時刻,合一無所不在,同時又無處可尋。
 
Rob – 我完全同意。合一本來就是無處不在,而又無處可尋。它是內在固有的,並且是超然的。如果合一有能力創造整個宇宙,那麼就去到“無比強大的神秘”,那麼為什麼不可能讓合一去解決奇美拉問題?
 
Cobra – 這是因為奇美拉問題是源於隨機函數,它是不符合邏輯的,是一種無法理解的事物,它需要被合一所清理。合一需要投射其意識到體驗這個隨機異常上,並透過這種體驗,合一開始理解這種異常,並開始吸收它進入自身。這就是光是如何吸收黑暗到自身的。 
 
Rob – 在Untwine的採訪裡,你提到了萬有造物會被吸收回到合一之中。這僅僅只是物質層面的一個循環面,看起來像是收縮。合一曾經總是無所不在的存在,那麼你能否解釋一下,因為什麼原因合一需要吸收回所有的創造?
 
Cobra – 這僅僅是因為存在的一切都有一定的最終進化目的,也就是需要被吸收進入到合一之中,並達到最高可能的意識狀態。空間、時間以及物質,都僅僅只是投射,這些都將要被吸收回源頭。
 
Rob – 好的,這個星期我收到了一些有趣的問題。有時一些問題是不斷串起來的。我已經收到很多這樣的問題。這次,我連續收到了兩個問題。讓我們談談”事件”發生期間的教育系統。自由將會到來,也將會有一個全新的教育系統。很多人都在抱怨當前教育系統的束縛。當”事件”發生之時,教育系統將會自由地去改變,還是說會按照計劃來重新構建呢?
 
Cobra – 這將會是一次逐步重建的過程,因為後勤的原因,也因為模式的轉變將是極其猛烈的,這需要一定的調整時間。在“事件”之後,這個行星的教育體系會在頭幾個月持續發生改變,不斷更新。期間可能會有一些困惑,因為人們不得不超越他們的信仰體系。很多舊的系統將會瓦解崩塌,人們將必須經歷一定的心理轉變過程,這個過程不會是一夜之間完成的。
 
 
Rob – 是的,當他們經歷完這個過程後,毫無疑問,將會建立起全新的,更先進的學習模式。我們將不得不將陳舊的觀念收拾好拿走。我想,我將可能仍然需要大學教育。你是否同意我的觀點,關於教育方面的普遍模式的轉變,將會從簡單地復述事實轉變到學習過程的內在化和認知化,並且靈性科學的理解將會進入教育系統,對嗎?
 
Cobra – 是的,未來總的趁勢會是這樣的。
 
Rob – 你能否再詳述一下?
 
Cobra – 好的。基本上,所要發生的是這種新的觀念,這個觀念會透過大眾媒體散播到我們民眾周圍,並將開始在人類的心智中塑造,隨後人類民眾的不同方面都將不得不開始做調整,這將需要花費時間。因此,這是一個逐漸的過程。然後,孩子們當然需要吸收這些新觀念,是與他們過去所被教授的東西完全不同的。因此這會引起一定的困惑。但最終,人類作為一個整體將開始明白正在發生的事情。
 
Rob – 是的,非常感謝。有人說到,為什麼波蘭的整個歷史處境總是如此艱難。二戰的時候被德國入侵,被用來當做馬前卒,被提供保護,又被俄羅斯背叛,還有英國,以及許許多多其它處境。波蘭是否在推翻黑暗勢力方面扮演著一個關鍵角色,因為他們如此看重自由和獨立。有人關於此提出這個問題。
 
Cobra – 簡單地說,波蘭在處在一個非常不幸的地緣政治位置上,是在俄羅斯和歐洲之間。它就像一個緩衝帶,當然它也吸收了大部分來自那些關鍵區域之間的衝突。
 
 
Rob – 明白,很好的回答,非常感激。這裡有一個有趣的問題,我之前就想要回答一下。我想說的是,我在想,就像一部無線電收發器,它傳送能量和訊息,使得在沒有太空船的情況下讓當時的人類與外星人進行通訊。問題是:約櫃是什麼?
 
Cobra –它 一個顯化室。.
 
Rob – 一個顯化室,就好像物質形態的東西會出現在裡面?
 
Cobra – 約櫃的某種早期版本是有那樣的功能。後來的版本只能製造一定的電磁場,使得與其它維度的溝通成為可能,但不再是自身顯化。
 
Rob – 在聖經裡面所談到的約櫃,今天又在什麼地方呢?
 
Cobra – 在光明勢力的手中。
 
Rob –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非常好。好吧,我這裡還有幾個問題要問。有些人想了解當前的形式,我們了解到一件大事,索尼被人入侵了,你能否談談?有人問到這個問題:你能否與魔鬼簽訂一份協議?魔鬼是真實存在的嗎,如果不是,那又是誰讓所有那些人與其簽訂了靈魂協議呢?能否談一下關於索尼被黑客入侵的事件?與索尼有關的網絡入侵,就是與《採訪》(刺殺金正恩)那部電影相關。他們是否正想借此製造什麼假旗事件?我正想知道,是否抵抗運動做了點什麼?北韓的斷網是光明勢力所為? 
 
.
Cobra – 不,不,抵抗運動沒有參與其中。
 
Rob – 了解,那是美國人針對他們的攻擊嗎?
 
Cobra – 是的。
 
Rob – 好的,謝謝。那非常好。有人問到:”從你所說的,好像沒有新的星際種子從其它星系而來,那些已經轉世了的人們一直處於在這個隔離過程有兩萬五千年了,極少有例外的。他們一直在發現,自己被操縱了兩萬五千年是很難的。為什麼會是那樣?難道我們已經不能解放自己了嗎?如果有人真的不想參與到轉世的過程中,它會回到….我們是如何出生的?這是一個過程,不會真正處於管理控制之下。這僅僅是某些事情發生了。一個在心智層面的靈魂,它是被拖進去的。我們怎樣才能擺脫這個轉世過程?
 
Cobra – 這並不容易的。我們不得不….實際上”事件”需要發生,以便徹底的打破行星的隔離狀態,到那時我們才能獲得自由。沒錯,不幸的是,我們已經被困於此長達至少兩萬五千年。
 
 
Rob – 明白。人們一直擔心斯堪的納維亞皇室家族(注:挪威,瑞典,芬蘭,丹麥)。他們都有介入嗎?他們是不是陰謀集團的?他們有沒有深入地參與?是不是每位皇室成員都有所不同地參與?斯堪的納維亞皇室成員以及陰謀集團,他們都有多深的介入呢?
 
Cobra – 每個皇室成員都有所不同,但他們並不是所擔心的主要人物。
 
Rob – 好的。在佛經裡,也有很多永恆之火的故事。這些故事說,轉世是痛苦的,但是是暫時的,正如佛教中其它一切也是如此。它們說,雖然這是不幸的,但是是必須的,在西藏的經文裡,他們也以術語談到了很多,認為這是不真實的,是心智讓痛苦成為了真實。有沒有一條道路,可以讓我們超越所感受到的,所覺察到的痛苦呢?我所討論的一切,是一種狀況,是一張混亂,我們都非常感興趣,因為我們感覺到了痛苦。有沒有什麼我們可以去做,然後超越心智的痛苦,也就是我們自身所創造的幻像。
 
Cobra – 無論什麼時候,當你與自己的靈魂進行了接觸,你就超越了它。因此,你越是與自己的靈魂接觸,你就越能超越它。
 
Rob – 好的。我想問另外一個問題。我們還剩幾分鐘,有多幾分鐘的時間。與你的靈魂接觸的最好方法是什麼呢?
 
Cobra – 首先,要對自己絕對地真誠。其次,允許自己感受到自己的情緒,然後進行整合。第三,欣賞美麗的事物。第四,冥想。
 
Rob – 好的,我覺得那會很好。關於壓縮突破進行的情況,有人提出一些問題。(地表以上和以下的執政官的網絡)仍然都是一樣的厚嗎?如果那樣的話,為什麼(銀河聯盟)不下來,把它從地球內部給移除,或者之類的事情呢?這是最後的網絡嗎?它不會再變得更薄嗎?
 
 
Cobra – 現在,我們進入到了突破階段,這意味著壓縮突破的實際過程已經開始。這不是一個立刻就能完成的過程,並不是一個瞬間的事件。它是一定的過程,並透過這次門戶激活給初始化了,將會在”事件”發生之時達到高峰。
 
Rob – 好的。各位,從你們在那裡所看到的,告訴我是否如下是一種有趣的類比。從你們已描述的來看,在地球的周圍有一個”層”,好像洋蔥那樣,是壓縮突破的場域。好像你所描述的,如果我們可以想像的話,並不是在任何一個地方,也不是突然升起的帷幕,而是在遍布整個行星的不同小地方上,光的納米病毒正穿透帷幕,最終它會完全地照射進來,是這樣嗎?就好像一種普通束狀一樣,就好像煙霧從各個地方冒出來一樣,對嗎?
 
Cobra – 這恰恰就是現在所發生的。
 
 
Rob – 是的,那就是我正想像的。寶維斯尺度是不是一種可靠的指示標誌,用來描述能量增長水平的?
 
Cobra – 我會說,它是一個很粗糙的指示標誌,不是非常準確。但是沒錯,我會說,你可以利用它來猜一下振動頻率。它不是非常準確,但會是許多人用於測量的工具。
 
Rob – 好的,謝謝。一些人正想知道,他們花了很多時間冥想,嘗試與內在的高我進行連接。這幾天他們開始感覺到,做夢以及這些變形場,並開始收到訊息。但他們不能有意識地去理解。一旦”事件”發生的時候,你能否期待這些訊息會更加清晰?
 
Cobra – 是的,當然。
 
Rob – 好的,這裡有一個有趣的小新聞。我們可能再問兩個問題就結束了。在靠近西伯利亞的地方安裝了什麼?是不是政府的裝置? 
 
 
Cobra – 是的,那裡有相當多的裝置,我會說,在那個地方有許多軍事復合體。這個地區有很多關於俄羅斯核計劃的開發活動,還有一些秘密的軍事計劃在那裡進行著。
 
Rob – 好的,我想問…這裡有一個關於DNA的問題。DNA能否被操縱?我們是否可以與靈魂建立起一條更加強大的DNA連接,怎麼做才是最好的?靠吟唱咒語,是否會有辦法去創造一條連接?在靈魂和物質身體之間建立起一個簡單連接?
 
Cobra – 人們太過於注重DNA而忘記了關鍵的方面,那就是意識。這裡最重要的就是意識狀態。無論你們做了什麼,都是在提高自身的意識,維持更高的頻率,提高意識是要走的路。
 
Rob – 然後DNA將會作出反應(C:是的)。這是一個活的火焰(C:是的)。柯博拉,我們有太多問題還沒有回答。感謝你的到來,帶來了很多訊息。關於這次激活冥想和正面轉變,有沒有什麼好消息是我沒有問到而你又覺得重要的呢?今天,關於即將到來的正面突破你有沒有其它東西可以與我們分享的呢?我們可以做些什麼嗎?
 
Cobra – 正如我已經說到的,我們已經進入了突破階段,光明勢力已經開始指導我們去開始觀想”事件”之後的生活。進行這種觀想聚焦時,不要太多地把注意力放在這個行星的黑暗事情上。不要太糾結那些已經發生的,而是更多地關注在我們想要創造的東西,關注在我們想要顯化的東西,就是在這個世界上我們想要的東西。觀想這些,會加速其顯化。我想邀請所有人能來到我的博客,看看那份有趣的報告。
 
Rob – 柯博拉,再次非常感謝你今天的幫忙。很榮幸地邀請你來到光的勝利的節目,我們期待下個月會再次採訪你。祝所有柯博拉的追隨者,光之工作者,準備轉變的工作人員聖誕快樂,衷心的祝福,光的勝利!特別是準備轉變的人們,我的心和你們在一起,請訪問我們的網址,我們可以用到捐款,我們需要訊息更新。上帝保佑大家。
 
Cobra – 謝謝大家。祝大家假期愉快,光的勝利。
 
Rob – 謝謝你,柯博拉。任何聽眾想要買任何激光設備用於療癒的話,或是有興趣支持我的網站並購買和捐款的話,這將是令人感動的。我也會請求你們去到www.prepareforchange.net去查看,介入到積極的轉變,透過平和和非暴力的行動來支持真相。
 
 
編輯:明鴻~小愧叔
 
 
翻譯:erttq0101
 
 

國際黃金時代團隊聲明:

本團隊對於同性戀的議題 完全尊重個人的選擇, 我們祝福所有彼此相愛的人們。

 

關於Cobra:

“柯博拉(Cobra)”是昴宿星轉世為地球的某個人類,Cobra為其代稱(由Compression breakthrough”壓縮突破”而來)。其與昴宿星人一直有面對面的直接接觸,他/她是抵抗運動官方的公開聯絡人。

 

抵抗運動是一群來自X行星,目前來到地球穿梭在地下阿加森文明隧道系統中的特種部隊。他們與喜馬拉雅山脈裡面和博拉博拉島下面的昴宿星人地下基地有著頻繁面對面接觸。抵抗運動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要加速黑暗勢力(陰謀集團)的移除及逮補。藉由抵抗運動於地面下往上放射的光與天空中銀河聯盟往下放射的光,共同夾擠地表的黑暗勢力(陰謀集團),即稱為”壓縮突破”。